红莲白墨_

盗笔入坑不出。全职。P大。琅琊榜。魔道祖师。yoi。不写同人因为文力不足。

【朱一龙X你】七夕

1.我写的只是我的理解。
2.我写的梗都是我日常想要有对象一起做的。
3.既然都是我想有对象做的了那肯定全是私设呀~
4.渣文笔,受不了的就不要往下看了。

感谢看到这里还愿意往下看的你

以下正文: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在一起多年,你和他之间因为工作的缘故总是聚少离多的。很多时候你们甚至连重要的节日和纪念日都只是一通电话甚至是一句留言中匆匆度过。夏日中除了可以放河灯的盂兰盆节之外你最期待的节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你还是有期待着也许七夕这一天他能够回来和你一起过节。

也正是因为带着期待,所以提前很久的时候你就开始计划着要弄一些特别的东西。然后你买了很多圆形的曲奇饼干,还买了很多巧克力,甚至还网购了和之前已经有了的不同款式的更多巧克力模具和一些纸杯蛋糕的材料。

在巧克力作为有情人之间的礼物这个主意已经不再新鲜的当下,你却喜欢用巧克力堆砌成各种各样的样子,就算不吃,色彩斑斓的巧克力作品看上去也会很好看。在他面前经常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的你,也经常做出一些连自己到最后都认不出也让他哭笑不得的东西。

比如一小座用巧克力砖块和石子巧克力歪歪扭扭堆砌起来的蘑菇一样的“城堡”。或者是并不擅长捏人像,却偏偏心血来潮按照网上的教程捏了个粘土人。甚至还有蠢到不行的手工香薰蜡烛。看他每次收到礼物的时候总是笑的一脸惊喜又无奈,甚至有时还有装出来的一点嫌弃。那时候他的表情配上他垂眸看你的眼睛,平时总是被粉底遮盖住的上眼脸上的那颗小小的痣在这个时候总是调皮的吸引着你的眼球。

今年的你又在上网的时候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梗,用彩虹糖摆爱心之后加水融化啦,什么爆炸盒啦。沉迷观看毕达哥拉斯装置的你差点想要在家里给他做一个那样的装置来庆祝七夕,最后放弃的原因是你不想在结束之后浪费和他相处的时间去收拾那些用来搭建装置的道具,更何况其实今年你根本不确定他能不能回来,你没问却也在各个地方看到了他的行程。

至于到了七夕当天的时候,你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冰箱里的各种小蛋糕、蛋挞,还有一个巧克力的花丛。然后你放弃了吃午餐,拿出了圆形的曲奇饼干,开始工作。失败的吃掉,成功的留下放在盘子里,等着一起摆盘或者是装袋,最开始的时候你还分了两个盘子装成品,一个里面装着完美爱心形的,一个里面装着不那么完美但至少看的出来是爱心的饼干。

等你摸着自己因为刷着手机里稻米节的咨询而不小心已经吃饱的胃,端着一杯因为口渴却又害怕喝了会更撑的水,看向盘子里的时候,发现那些完整的没有在加工过程中碎掉或者变成两半的饼干数量并不令你满意你捉摸着是不是干脆用餐具来加工剩下的最后一点点饼干,失败了就藏起来,来代替啃出爱心然后吃掉边角料。心里还暗搓搓的想着“要是吃胖了就怪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嫌弃”,毕竟你总是还记得某个采访里他表现出还是很在意对象的身材的。等一切完工后你竟然特意留了一块饼干,悄咪咪的收好,有着其他的用途。

七夕,既然是传统的节日,你自然不会忘了用传统的方式来庆祝,即便现在过成了情人节你还是为自己准备了巧果来应个景,过一过乞巧节。至于在传统中最常被当做定情信物送出的荷包还有香囊你也不知道缝了多少个送给他了,而这次你特意选了黑色的缎面布料配上金色的绣线,里面放上了消暑的香料,香料里还偷偷埋着一枚你抽空去请来的护身符,为的也不过是希望他一切顺心,不在你身边的日子里无病无灾平安康健。至于他是否知晓,他没说过,你也没问过。其实问不问,知晓不知晓也不过是或许只能感动自己的一片心罢了。

当你准备好一切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渐渐暗了下去了。你刚收拾好一切工具,装饰好装着饼干的袋子,就听见了门口传来了钥匙开锁的声音。一瞬间的惊喜让你忽略的手上的动作,差点将这一袋差点撑死你的饼干掉在地上。恶作剧的念头瞬间充满了你的脑袋,反正只开了客厅灯的你,在把灯关了然后进屋藏起自己之前顺手把拖鞋丢在了门口,假装你并不在家。

“宝宝?”你听见了他关门的声音,然后是钥匙放在玄关的花格架上的声音。“不在家?”他似乎整理了一下你脱在门口的拖鞋,伴随着“咔哒”一声开关的声响,他大概看到了你放在桌上没有收起来的饼干,因为你听见了塑料袋稀里哗啦的声音。然后你听见他笑了一声,应该是赶着回来,没能吃上晚饭有点饿了,袋子稀里哗啦的声音又响了一阵后你听见了细微的“沙沙”声,声音离你的房间越来越近,你拿着手里应该是上一次他过生日的时候没有放完的小礼炮悄悄的躲在橱子前的阴影里,等待着他的接近。

听到他脚步声临近的时候,你还是收起了手里的小礼炮,怕弄脏了他可能还拿在手里的饼干。你在他打开房间灯的一瞬间光着脚蹦了出来,“哇哦”一声蹦到了他面前,冲着他露出一脸得意的笑。他似乎是有点累的,还被你吓到,整个人僵住了,嘴里叼着半块饼干,爱心的尖尖被他含在嘴里,眼睛瞪得大大的,看上去像只仓鼠。过了几秒后他眨了眨眼睛,将叼着的半块饼干吃进嘴里开始嚼,略有点鼓鼓的腮帮子更像一只在食囊里塞了食物的小仓鼠,而你也被他可爱的表情逗得笑出了声。“我可爱的先生~请问你今年多大了呀~怎么这么可爱呀~”你到底还是忍不住上了手,戳了戳他因为你的话而笑出酒窝的脸颊,却猝不及防被他拉住了手,放到唇角亲吻了手背。你的表情到底笑得有多傻多呆多幸福,也从他那亮晶晶的眼睛里看的一清二楚了。他也趁着你傻笑的时机发现了你光着的脚,就把手里的饼干塞进你怀里,把其实体重并不比他轻多少的你一把抱起带去门口穿上拖鞋,还像个老干部一样数落你不能这样贪凉。

等你们一起吃完了晚饭,拿了小蛋糕和自制的奶茶坐在阳台准备等待夜晚的到来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的时候,天空变得无与伦比的美丽,那是你活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亲眼看见的这么美丽的天空。橘红色的阳光还没有完全褪去,在西边的天空中为地平线渲染出了满眼的温柔,一枚弯月挂在蓝橘相交的天幕里被身后的木星映衬得更加明亮,与阳台下湖心广场的灯光交相辉映,也被一颗离月亮不远比月亮黯淡了不少的星子仰望着。远处的高楼只留下了高高低低长长短短的方块一样的影子,灯光却因为微风拂过湖面而闪着细碎的光芒。

你躺在他的大腿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在橘红色的阳光完全褪去之前,将之前悄咪咪藏起来的一枚没有被加工过的圆形饼干举到他面前,“居居~你都不好奇为什么会有爱心型的曲奇饼干吗~”“为什么?你做的吗?”哪怕是在月光下,他的眼睛依旧是闪亮亮的,像是会发光。“才不是呢!我说是我啃出来的你信吗~”你一个激动坐了起来,把饼干递给他,笑得一脸不怀好意,“你看我给你啃了这么多!你要不要也啃一个给我呀~”。他的眼神突然开始变得有点嫌弃地看了一眼已经吃完的曲奇饼干的包装,然后又瞟了一眼你手里的饼干,抬了抬眉毛然后就着你的手咬住了饼干。你倒是瞅准了时机趁着这个机会咬住了另一半,就听着“咔擦”一声,你碰到了他柔软的嘴唇。他那双有些惊讶的眼睛里面映出了你恶作剧成功闪着笑意的眼睛。“这么嫌弃我吗?”你看着他把剩下的饼干吃掉还抿了抿嘴唇的样子问道。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也变得调皮“是呀我特别嫌弃”,嘴里这么说着却把你搂进了怀里戳了戳你腰上的痒痒肉。

你们玩闹到不算很晚的时候。听他讲剧组的故事。你也和他说着你最近经历的看到的事情,好笑的不平的甚至你听到觉得匪夷所思的。你也并没有忘记今天是817,对你这个资深稻米来说非常重要的节日,拿起一本放在书橱里的盗笔递给他,想要他和你一起看,看着看着你很久没有听见翻书的声音了,他盯着一页久久没有动作的时候,你便把他赶去洗澡准备睡觉了。睡觉前你替他吹干了头发,然后你和他躺在一张床上,面对着面手牵着手,十指交握着互相道了晚安。牙膏的薄荷味伴随着他轻柔的晚安,让你蹭了蹭枕头。你趁他去洗澡的时候放进他带回来的那个现在已经整理好却敞着口没有拉上拉链的行李箱里的香囊在月光的照耀下一抹流光划过,伴随着你们进入睡梦中。



愿看到这里的人七夕节快乐。

祝愿我自己稻米节,第十三载快乐。

第十三年,我还在。

本是听书人,奈何入了局脱不了身

卡文。。。。太难受了。。。
卡不出来我想哭

【朱一龙X你】回家

1.我写的只是我的理解。
2.我写的梗都是我日常想要有对象一起做的。
3.既然都是我想有对象做的了那肯定全是私设呀~
4.渣文笔,受不了的就不要往下看了。

感谢看到这里还愿意往下看的你

以下正文:

你放了学,骑着单车从学校回家。到了楼下,你将车停进地下室锁好后,抱起今天考试的两本专业课的书,边想着晚饭要吃什么外卖边哼着歌进入电梯上了楼。隔音效果特别好的墙阻隔了所有声音,而指纹锁也没能让你在开门的时候就发现屋子的另一个主人回来了。

你将手上的书和笔顺手丢在了门口鞋柜的台面上,边抬脚撩开黑色小皮鞋的搭扣,边寻找本应该因为匆忙出门而可能在玄关处甩的东一只西一只的拖鞋的时候,发现它们并排躺在放着穿鞋凳那边的地毯边上。而那边原本一双与你的蓝色拖鞋颜色相近的另一双大拖鞋不见了踪影。

你很快发现本该因为大半天没有开空调开窗通风而略显闷热的房子里竟然是你觉得最舒适的丝丝凉意。你迅速蹭掉了鞋子,穿上拖鞋走过了玄关猛然间闻到了两股交织在一起的清甜的味道,那是你夏天最喜欢的甜品和西瓜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顺着味道你走到了餐厅,因为你喜欢在客厅写毛笔字的缘故而买的圆形大餐桌上放了半个贴着保鲜膜带着水汽的西瓜,伸手摸了摸温度已经不是特别冰了是吃了觉得很凉爽却又不会冰到你的温度。这时你听到耳边小焖锅咕嘟咕嘟的声音,你耸耸鼻子闻了闻味道,银耳莲子羹的香气充满了你的鼻腔,因为考试和天热带了的最后一丝烦躁被洗刷掉。

你以为会在厨房看见的人并不站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你开始满屋子寻找他,你先去了客厅,并没有在他最常窝着的那个角找到他,拉开了窗帘的落地窗阳台前也没有他的身影,然后你放轻了原本就没什么声音的脚步,走到了他的卧室门前,发现已经关了大半个月的房门大开着,你有点想要恶作剧一般扒着门框只探了个脑袋进去。入目的画面是他安静的睡脸,身上的被子只搭了个肚子,侧躺这的缘故蜷缩起来的两条腿使得居家服的裤子没能遮住他漂亮的脚踝。看到他在家你也就放弃了之前想要定外卖的打算。

你想去闹他,但到底心疼他半个月的拍摄工作只是偷偷掏出手机拍了一张他的睡脸然后去自己被他稍微整理了一下的那个他走后你正好陷入考试周而两周没怎么整理过得卧室,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洗澡。

你当时因为看动漫喜欢角色的缘故而剪短了头发,短发的你洗澡很快,可能是吹头发的声音吵醒了他,当你走出浴室门的时候,刚好看见刚睡醒半眯着眼睛,头发有点毛茸茸的他从房间里走出来,好听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慵懒,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让你感受到浓浓的宠爱“你回来了。晚饭做给你吃,想吃什么?”

见他醒了你也不再刻意放轻动作,走上前去,揽住他的腰,踮起脚尖轻轻在他脸颊上落了个吻,“吃什么都好呀,你做的我都喜欢。”因为你的动作和话,他轻轻扶着你的腰,吻了吻你的额头。你顺势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还剩一点潮湿感的脑袋,小声的带着点委屈“你怎么都没告诉我你回来的时间啊?我都没能去接你”。他听了你的话本来就很好看的嘴角,弯出了可爱的弧度“因为想给你惊喜呀~你有没有很开心呀~”漂亮的眼睛里闪着星星看着你的眼睛,让已经和他相处了两年的你还是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回过神来的你发现他用带点委屈的表情看着你好像在控诉你为什么这么久不理他,本来就因为他一片柔软的心,现在更是化成了一摊水,不自知地露出一脸花痴又满足的微笑,抱紧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他衣服上洗衣剂混合着他的味道,用力点了点头。

他搂着你转了身,就这这么个姿势他端着你往厨房走,你嫌麻烦干脆把腿也盘了上去,到底没有牢牢的挂住整个人在往下滑,盘住的腿带着他的裤子一起往下滑,走到桌边的时候他停下脚步,贴在你的耳边对你说“宝宝,下来好不好,裤子要掉了”你听了动起了玩心,小声嘟囔着“就不”在他身上扭了起来,他也干脆抓住你的痒痒肉轻轻挠了起来,你抖了个机灵,从他身上掉下来被他接住,放在一边椅子上的时候看见了他眼里的笑意,像被蛊惑一样跟着他一起进了厨房,分开了大半个月,你似乎得了皮肤饥渴症,整个做饭的过程几乎黏在他的后背上,偶尔戳戳他软软的肚子,用脸颊去蹭他的后心,偶尔用并不尖细的下巴去戳他的脊椎凸起和他的蝴蝶骨,听着他撒娇“诶呀宝宝你这样戳的我好疼呀”然后侧脸整个贴上去笑的满足。

你注意到阳台你们一起养的一丛薄荷,不知何时冒出了两根特别长的芽儿,夕阳把它们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就像现在的你和他。

香尘无客扫,好自落琴台

                                ——我爱的一个人

趁着这个夜深人静,可是却又难眠的夜晚,让我来纪念一下我第一次沉迷到连考试都不想考的演员吧。认识他之前我已经有六七八年(?记不太清了)没有追过星了。

对,他是一个演员,在我追的这部让他突然火遍了我的微博首页的剧之前他不温不红,但很努力。所以之前他的粉丝都很佛系。

他长得很好看,至少是我喜欢的类型。平时周身带着一股书生气,干净却并不遥不可及。明明不算很小了,但还是带着少年感。眉目如画用来形容大部分时间出现在镜头里的他是我这个文学功底并不深厚的小透明能想到的最贴切的词了。

对于他演的剧我只能用良莠不齐来形容了,但他饰演的角色真的让我出乎意料。在那些良莠不齐的演员里鹤立鸡群,称不上一身戏骨,却总是眼中含情。他说他不是故意的“眼技派”,那大概就是只有认真研究并且带入角色,才能生出那样的“眼戏”了吧。

他的戏路很宽,扮丑扮美都不在话下,进入角色的他可就不羞涩了,只要开拍,他就不是生活中的他了,也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有一张剧抛脸。

可我是从他最近新出的剧真正记住他认识他的,在这之前我其实在母亲追剧的时候被他的脸吸引过目光,但彻底沉沦迷恋他实在是不好意思的说是在6.22晚上。我意识到我可能粉了一个很好的人。那天晚上我看到了这样一句话“他平时是温柔羞涩腼腆的男孩,但遇到事情的时候他骨子里到底还是一个有责任力有担当的男人”。粉丝的担心才刚刚冒了个头,他就已经解决了事情。而作为粉丝,要做的,只是支持他的作品不给他招黑而已。

我也在微博上看到了比微博更早的时候他写的博客,那时的他和现在的我一样,还是大学里的学生。文字里满满的都是孩子气,但让人觉得很温暖,就像冬天里那一轮明亮却并不会灼伤你的太阳。现在的他,让我感觉到还是那么温暖,但比之前更成熟了,不是因为年龄到了所以成熟了,或者更准确的说原本只是是一块触手舒适的暖玉,而现在带上了精致图案的贴身玉坠,只要你不抱着伤害他的念头,他对你也就是温柔腼腆又认真的样子,若是有伤害他的念头,他也有他自己的棱角。

有人说“他的温柔,因为品尝过苦涩所以无师自通”(抱歉我记不得原作者了,如果欢迎原作者前来认领这句话)。我之前看过另一句话用来形容这个十年来用尽自己的努力,却一直不温不火,现在终于有点火起来的苗头的演员或许再适合不过了“温柔的人,是因为知道这世界的残酷,被磨平了棱角,然后擦干眼泪背起行囊,带着柔情站在了你的面前。”

如果可以,如果可能,当我垂垂老矣的时候,能跟身边的人指着这个说不定也和我一样满头华发的演员说“你看到那个老戏骨,总是谦虚的说他只是尽了他该尽的职责努力演好所有他喜欢他觉得值得演的角色和剧”

                                                红莲敬上
                                      2018.06.24深夜

来讲个故事吧,关于一个人,我们姑且称她为Y好了。

可以说高中之前没有收敛性子之前Y的手是提刀打架的手,可是一开始也不是Y的本意啊。幼儿园的时候无非就是活泼了点呗。然后就以讹传讹,说Y只会打架惹事儿。

然后男生犯嫌啊,就老师都不喜欢你那我们就怎么欺负你都行反正老师不会偏帮你。然后Y就开始打架咯。

二年级嘛老师都不喜欢你,同学也就不喜欢你了,本来其实那几天Y也没打架啥也没干,教导主任在班级开班会的时候路过,Y呢又正好因为是班主任重点关注对象被拎站起来说,她就进来问班主任Y怎么怎么样,之后同学呢就开始把Y一个月前和几个招惹Y的男生打架的事情说了出来。她就把Y拖去办公室里,当着所有老师的面说要砍掉Y的一双手。之后呢,Y就在他们大队部办公室前的那个窗子边上,大课间的时候被所有几乎等于全校学生围观,并且被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而那些先动手招惹Y的人,就在最前面里窗子最近的地方嘲笑Y,嘲笑Y在老师的水果刀下,哭花了一张脸,狼狈到恨不得直接抬起那时候老师的刀尖撞上去。

然后Y就连老师都恨上了。

然后也不爱学习了。

今天故事就讲到这里吧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前几天去买化妆品的时候因为我不用信用卡不用花呗被柜姐嫌弃的事情。不喜欢提前消费喜欢存钱是一件让人很难理解的事情么?为什么要把我说的那么一文不值呢。

丧入尘土里的日常

作日经人提点才发现,近日来的嗓子干哑咳痰,手指和胃部的抽搐有大部分可能是因为想哭却用笑带了过去所以形成的生理反应。

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过是曾经喜欢过的人结了婚,室友有交了一任男朋友。而我,依然还是一个没有人喜欢并且什么都做不好的人。不论是近期的快闪录制又或者是最近一次剑三上线连苍云t都拉不住仇恨的操作手法。甚至让我产生了自己为什么要玩剑三这样的想法。大概玩剑三的,也没有谁玩了三年还和我一样像个垃圾吧。垃圾到被自己的师父嫌弃。也怪不得我想要找的真花哥情缘永远看不上我。哦。。是的大概还有我根本不会聊天这一点。

甚至就在刚刚还被人嫌弃性格不好。不适合交往,甚至严重一点连朋友都不配有。到底。。。从小到上大学之前也不过只有一个朋友而已,还是我到了初中付出良多才换来的。到底现在也会觉得对不起人家。

丧的情绪从寒假一月份在家开始就没有停止过。最严重的那段时间甚至睡觉都会莫名惊醒。在家做事谁只要说话或者发出点声音就会吓一大跳。家里曾经的争吵让我特别害怕大声关门和肉体碰到墙门这类发出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说话开始结巴,干什么都没有逻辑。最开始是不想去远的地方,再后来不想出门,然后连吃饭都不想出寝室,再后来就想躺着。原本喜欢参加的活动根本就不乐意参加。最好能让我睡着就不要醒来。

不论吃多吃少运动多运动少体重始终在增加,做什么都没有一点改善。即便有一点效果了,也很亏就会反弹哪怕还在坚持。

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觉得自己离最想成为的那个自己越来越远,连性格都变得令自己生厌。

昨天有人跟我说不开心想哭的时候就不要笑他情愿我大哭一场,也总好过哈哈的笑过去。可是我问了我自己,不笑我能怎么办呢,哭……哭完了我自己还站的起来么。笑,我真的想笑么?答案我自己都不知道。

感谢愿意听我碎碎念这些丧到尘土里的情绪的你。【鞠躬】

大概最近过得太开心了,不论是cp21还是结束了之后的三天,一切都美好的像是活在梦里。

五六年前我也像现在爱三哥哥这样喜欢过一个当时很火的coser,唯一的不同是三哥哥我这样的热情和活泼,而那时的我则是被拒绝了一样的被冷待。到我后来对他不再那么喜欢的时候我都没有和他有过什么接触。我一度以为是我自己做错了什么,直到我和三哥哥这么近距离接触下来我才觉得,原来热情和活泼并不是什么坏事,可能恰恰因为你的大胆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大概是我所以为最难得到的东西最近得到的太轻松了,所以活在梦里的感觉一场强烈,就好像我只要醒了,一切都还没发生,我还是那个开学前因为cp19人挤人的经历不想去cp21的我,没有和三哥哥接触没有和可爱的姑娘们认识,然后周五的下午磨磨蹭蹭写完了作业,周六周日在床上犯懒躺个两天,然后……

然后生活不会充满这么多好玩的事情,一如既往地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讨喜的人,过着每天自我否定、假装自己很乐观很开心的生活,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受不了了,随随便便用一种方式结束掉自己的生命,然后往生。

突发奇想文梗2

晚饭去吃了花甲。所以想到了这个。

两个人去吃花甲点了不同的口味,一份加了年糕一份加了粉丝,两个人分着吃。吃到粉丝那份儿的时候,有几根稍长的粉丝儿被两个人同时夹住进了嘴里,吃着吃着才发现连着了一两根。

至于接下来到底是两个人默契的夹断,或者是就着粉丝交换一个浅浅的含着笑意的轻吻,又或者是一方害羞的低头匆忙咬断嘴里的之后被另一方一口气吸进嘴里一脸调戏的看着……都有爱。

@水光及笙